往下降的过程中,万丽眼睛盯着跳动的数字,脑海里却是一片空白。
从向问办公室出来,万丽等不及回自己办公室,更等不及回家,拿出手机站在路边就给孙国海打电话,满肚子对孙国海的愤怒都快要爆炸了,但是等她听到孙国海在电话那头“嘿”一声时,却突然间像是失了语,一句话也不想说了,“卡”地掐断了电话。孙国海赶紧打了过来,问道,万丽,什么事?万丽满肚皮要爆炸的气已经在刚才的一瞬间里莫名其妙地泄掉了,懒懒地说,没事。孙国海倒急了,说,没事你怎么打我的手机,到底怎么啦?万丽说,对不起,我打错了。再次掐断了电话。
从昨天下晚儿接到田常规的电话后,万丽的一颗心始终是悬挂着的,没有着落的,虽然一切都已经在开展了,进行了,万丽的感觉,却像在云里雾里,飘忽着,身不由己地荡来荡去,上面够不着,下面踩不着,其实时间过了还不到二十个小时,她的感觉,却像有几个世纪那么长了,长得她都有点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了,有时候,在一瞬间里,她甚至以为自己一直是在梦中,一直没有从梦中醒来,是惠正东的这一番话,让她彻底地醒过来,心也回归到了原处,踏实了。所有纷乱的思绪,得失,利弊的想法都要彻底地抛开了,就一心一意地别无选择地沿着田常规给她设计的路线走吧。
崔定认罪态度极好,不要他说的事情,也都说了出来,进去第二天,就把女朋友的名单开了出来,这张名单后来在机关里流传出许多不同版本,外面的女人大家不认得,也就不去关心了,大家只是关心机关有哪些女同志掉了进去,于是就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版本,林美玉是本本都有她的大名,她也最逃脱不了的,因为她的提升与崔定有关,但偏偏林美玉与崔定没有情人关系,也就是南方考察那一次认识了以后,崔定和她一起看了一场电影,送了她一套金首饰,价值两千元。
崔定受贿的情况不算太严重,家里也没有什么存款,他受贿的钱都用在了女朋友身上,今天给你买个表,明天给她买个首饰,他的女朋友倒是查出了一大串,可说是各色人等都有,有机关的女同志,有社会上的无业女青年,宾馆服务员,女教师,女营业员,有的发生过两性关系,有的没有发生过,也就是一起吃顿饭,看个电影,送点礼品给她们,除了林美玉的提拔,崔定起了一定的作用,其他人,崔定也没有利用职权为她们谋过什么私,不知是没有来得及,还是不好下手,或者是崔定没有这样的想法。